注册 登录
瑞安市登山运动协会 返回首页

林霜的个人空间 http://radx.cn/bbs170909/?246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武功山趣事

热度 2已有 316 次阅读2012-10-4 16:59 | 武功

 
   不知是这个世界使我叛逆了,还是我本身就很叛逆。将近30岁的为人母的我开始学玩刺青,在耳朵最上处要耳洞,在众人面前吸烟。今年的某一个夜晚我又开始无眠,面对现实越想越无力。突然从床上跳起来。就一个想法,我要离开这。去哪?云南?不。我天生厌恶这些过度商业化的旅游城市。后来选定去青海,一个像天堂般的地方,我去青海湖感受心灵。青海回来后显的那样的不安分,不知道事初何因,心里及度缺乏安全感。这次的武功山之行,算是圆满了。姐也成驴了,终于拿一种最纯粹的方式告诉自己什么叫生活。姐们,生活是多种方式并存像电影院里放映的电影一样,一场又一场。同去的十三驴友。此生有幸,我愿意以后再与你们同行。
     乌大:一个成熟行事稳重淡定的领队。处处记录新的有变化的路线提供日后要登山的人。伟人啊。
     特警:能烧出天下最美味的美食,他是一肌肉男,巨帅无比。人善良的要死,大家都在睡,他起来忙会早餐。保证每一队友都有热腾腾的早餐吃。
     老问:以前陕西某院的主治医生,为了老婆放弃了来瑞安当一小小校医,一个会打呼噜的男人,听达卡说因为这个原因,他每次出行都等他人入睡后他才睡。高人品啊,此次他是我们队最出色的队医。
     老王:千杯不倒,身怀强大的能力,为人却低调,谦虚。一路上车票,餐品费全部由他包办,这次是我们最最最优的摄影师,兼职财务,老好人一位。敬仰。
     油桶:国宝级开心果,创造高手,下次再坐例车时我们总算知道如何称呼乘务员小姐了。“火姐”。对于“火姐”的传说,将成为一秘密。
文子:侠义女士,安排包车事件,全队最得力的助手。队里的最开心的护士。
     水上芦获:这女人只想让我说一句话“高手啊,太高手了,”一路欢歌笑语,少了她旅途一定寂寞不少,一个内心宽广,不计较的女强人。
     原野牧歌:专备高手,知识面相当的广。滴酒不沾,沉默少语。但一说起装备或是肚子饿准备上菜时,那音贝瞬间拉高。吓~
    达卡:音乐细胞绝对一流,毅力超乎常人。达卡你肚里到底是不是撑过船啊?大肚男人名副其实。不过我声明我不是指形。哈哈,佩服!
    笑影:第一次跟我们登协走,话不多。难以想像那么弱小的身体背着重包还能轻快走路,很坚强的一女人,第二天因为脚伤退出队伍。憾事,下次有机会我们再次同行。
    牛仔:心肠热,一路上很帮助我们女同胞。不过我算领略了什么叫吃,第一日例车上大家喝喝小酒吃了零食,肚子已有七八分饱,他外加一泡面,后十分钟他又叫了一份快餐。回来的那一日,午餐时间是三点多,除了菜他下肚三碗大米饭。吃完走出餐馆已是夜近七点。一上列车他又叫了份快餐,两碗面。吃完摸摸肚子,一声长叹“终于吃饱了。”太可爱了点吧,辣的嘴巴和鼻子全红了。好可怜~~
    金戈铁马:人如其名,真是一匹黑马。体力超呼想像。铁马对不起走之前我在心里小视你了,以为你会走不动,你真的太强了。一路都赶在队伍最前面。
    林 霜:我好想封自己一封号“青春无敌美少女”可想想好像有点不合适。哈哈

    一直觉得自己人品不错,软卧“单人室。”传说中的武功山这三天安静淡定,天气晴好。像是特意欢迎我们前去。爬过绝望坡面对另一坡时,特警说下次再恋爱一定要带姑娘来武功山走走。这句话的喻意,当时真心没明白过来,回来时,发现牧歌和达卡在火车站各遇一美女,只是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可惜可惜。
     在火车休息的那一夜据我所知,只有文子一人睡的安稳,霜心生佩服。第二日从火车站匆匆忙忙赶往沈子村开始我们的第一天行程。背重包从低海拔直拉到1900多米的高峰上。有点腿软。为了维持往日在登协的“女王者”形像,我咬着牙迈开大步紧跟(焦大)领队后面。背着重包连续上坡加上前夜无眠,累!
     后来老王来了句“看阿霜走的怎么这么轻松”。
     靠!这帽带的。顿时像生锈的铁链加了润滑剂。拼命往前赶.
    这人嘛真是经不起夸啊,何必呢。差点断气。上午路程近一半时,路过一小村庄。路边站着一老妇人和一头驴,刚好遇到队伍方向不明。
    此时不知谁来了句“驴兄,请问前方武功山往哪走?”
    驴兄瞪眼表示不解。
   后来领队发威对着驴说“尼非老起,来瑞安打死倒”。
   好险恶啊!怕~~我低头不敢语,继续前行,继续登型装酷。
   快中午时队例了加入了两名韩国人。其中一名是女的,在用午餐时,大家不知道是在钓鱼岛事件的影响下导致爱国热情高涨还是男性雄性激素分泌过旺,在领队的带领下,大家把一处前人聚餐会所的周边的垃圾全部都统一收集放在一处被废弃的锅灶上,可怜了那被打入冷宫的灶台。那位他乡的MM不知道对咱登协的男人印像如何。后来分道杨彪了,后文也自然没了。
    下午赶到白云宾馆时已经是5点30了,大家把帐篷搭在山顶上方便晚上赏月,这千辛万苦上来当然得找一处最佳观赏点。白云宾馆处在深山老林中,老板老板娘很会做生意,当时我真心感觉自己就一头猪,任由这深山里精明的妇人宰割。真的没有一样东西不拿来卖钱的,一壶热水要15块,她说“我这水是煤气烧的,煤气是用钱买的。烧一锅水要用掉15块钱的煤气。”我觉得她讲的有几分道理,认了。人生难得几回合,吃亏如果能亏的起亏的有理由也就不那么让人值得记较了。老板为人还是不错的,借给我们碗快,给我们烧饭的场地,洗了衣服晚上都帮我们收到里面。当然这些都是要收钱的。哈哈
     晚上腐败完赏往月,大家都想早点去营地边躺在帐篷里暖暖,这山里夜岂的温差真叫人不敢恭维,白天短袖夜里得穿棉袄,低温伴大风。后来入帐篷后深刻体会到了,躺在帐篷里时刻担心帐篷随着大风去了。之后牛仔一声大吼“会死呗!起来抗台!抗台!”大家又狼狈的起来七七八八的把营地移地山凹里。夜里,风刮的帐篷像住到七八十年代的茅草屋一样,及度没有安全感,文子说只要外帐不被风吹走就行。这一夜又是无眠,又冷又累又饿。半夜里鼻塞的无法正常呼吸起来找纸巾的同时发现身旁的文子睡的如此安详淡定,那个羡慕嫉妒啊!真担心第二天的行程~~

    这一夜,期待天亮的心情像是少女盼着与情郎相会时刻一样难熬。分分秒秒都是种折腾,吹气不足的睡垫,躺在上面有点左右打滚,加上山凹是斜坡的关系。妈呀,天亮吧!
     月亮还没下山,我并急急的催特警起床,理由是今天要赶10几小时的路程,早起早出发。经一翻折腾,我终于逃出了那个帐蓬。亏得理智,在出发前在沈家大院订了间单人房。想想晚上终于可以安心睡一个好觉,心里暗喜。
清晨的白云客栈安静无比,抬头往屋檐方向望去。没见日出精彩的一点片段。倒是冷的刺骨。没得说了,今天的日出是没指望看上了。吃完早餐大家伙道别老板急急上路了 从白云客栈前往发云寺路段上有一小坡,大概是晨时的武功山太醉人了。把我们的笑影同学迷的神魂颠倒,在下坡时不小心给滑了一下,脚踝小伤。好家伙!脚都有点小肿了,还坚持说自己没事,能走。被全天下坚强的女人感动了。情感很是泛滥,好在领队较有经验。安排程特警和油桶护送笑影回白云客栈从金顶坐锁道下山。真心为理智的人感动敬佩。如果一时情感泛滥,拉着她一起前往,我相信从此后这脚伤比我们刘翔同志还要严重,人家还只是跨栏复发,我们的笑影估计是一走路就得复发。庆幸!庆幸!大家也为她的退出沉默了一时。22-那时候,笑得很灿烂的笑影.jpg 
      望着那弱小的身躯,也再次提醒自己“小心!小心”。历经几个坡后,人也感觉有点麻木了,我想也就那样吧。走呗,不走也得走。今天我在队伍的最后面,昨日的兴奋劲早已被这坐大山给磨没了,大概出发后两小时,特警突然叫到“老四!传说中的绝望坡就在前面”。脑子顿感清醒,出发前听沙子抗描述过,绝望坡坡度近80度,全程无抓点,只能靠双手在泥里扒。前年他们路过这里时刚好缺水,喝过别人丢弃矿泉水瓶里遗留下的水,也喝过草滴上的水滴。也因这段描述让我在出发前犹豫好一段时间。如今它近在直尺,姐姐我征服欲一下子波涛凶勇,立马赶到队伍前面。走完绝望坡的时候我有点小得意“切呃!就这样啊,没劲!”事后正确的想了下,这可能是跟正反穿有很大的关系,还有一个天气因素。如果下雨我很难想像,踩在石头上脚打滑,扒在泥里无重心。加上无抓点。这样的路段是天气来决定绝望不绝望。这里直得一提的事,我们的中午用餐点“风云客栈”

  
      这老板太给力了,经白云客栈那一对夫妇精明后。风云客栈不但喝开水不用钱,还免费给我们场地用餐,更是免费提供自酿的白酒。还有两宝贝大音箱和啤酒。对于一群要疯不疯的人来讲如获至宝。霜更是跳到橙子上狂摆身躯。这丫头,像是要疯了。叫(风云)的都是好人啊。用完餐后道别老板问了下前往沈家大院的路程,大概还要4小时。拍照合影,又急急上路。路过发云界时,见到一神仙。大家不免好奇,打了声招呼。
“师傅!你从哪过来的?”
“沈家大院”师傅淡定答到。
“你什么时间出发的,走到这花了多长时间”队友又好奇问道。
“一个多小时”师傅真的很淡定。
      大家心里也迷糊了,四小时和一小时的时间差只能拿徒步和四轮来相比较,但这样的路段,四轮估计是没法上来的。大家议论纷纷。还是继续前行。后来走了两个小时后终点还是遥遥在望。在达卡脚上水泡一个又一个的冒出时,终于我在心里骂了句“他娘的,没品德的活神仙。”还是一坡又一坡,我的目标由平时的计算路程改成用时间来计算,水源是越来越少,全程荒无人烟。带的能量水也快见底了,此时我们还在烈日当空的灌木从里穿梭。离客栈老板所说的时间还差2个多小时才能到目的地,除去行动上的速度。我们至少还要三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此时我爬一段坡向队友要一口水喝。感谢我亲爱的芦荻。在爬最后一大坡时,周围全是灌木丛林,到处是险境。接近直线向上的坡度如果不是芦荻一路欢声笑语。我估计我没那么大的勇气跟在队伍的前面。太强了!为此到坡度终点的时候我还对着下午带队的特警说“老二!下次你去冲锋,不要带队。都看不见人影。”哈哈~~老四错了,其实你带的很好,全程背的包最重,谁背不动全让你背了,好人!我的好兄弟!待后面队伍上来时我们已休整20分钟,看着他们累的想死想死的样子,真心庆幸自己爬在前面有的休息。老王说的最多的是“没脾气!没脾气了!”。哈哈~~
    大概5点左右,我们路过一片竹林。前面林阴处徐徐走来一老人家,脚着一双脱鞋,
   牧歌问道“师傅!沈家大院还有多远。”
“就在前面。”大爷悠闲答道
“还要多长时间” 牧歌追问
“十分钟”大爷说
我一听兴奋大喊“大爷!您太可爱了!谢谢你!谢谢你”然后狂奔前方~~
     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日 5点半准点到达沈家大院。(有误差)
经白云客栈露营经验,大家到目的地后不顾劳累,各自拿帐篷占地盘。占一处无风,无坡度的地。我暗庆亏得订了房,也赶紧去查探房间,相对帐篷而言,此时有一处四面墙一张床的地方,是多么的奢侈啊!
       队友们陆续赶到,今夜我们大大的腐败了一把,杀了一只要50块钱一斤的鸡,结合斤数折合人民币刚好250块。这数字!不管了。饱餐最重要。还是特警掌厨。
      夜深了!山里的夜更像夜。后来老王,达卡,牧歌都理智的选择了住客栈。这夜睡的出奇的好,旅途近结束。我连思考的空间都没有留,进房关门倒头就睡。妈妈呀!床好温暖啊!

     睁开眼看看时间已经6点多了,赶紧起床。洗脸刷牙,按前天在白云客栈的经验,晚起的只能喝汤。走出房门,特警冲着我喊道“老四啊!昨晚差点被野猪抬走”,我顿时来了兴趣,赶紧凑近询问。得知昨夜里这些露宿在外的男人被野兽给骚扰了。乌大更是夸张的描述,说昨夜有一只巨大的爪子滑过他的帐篷顶,人云易云。众说纷纷。听的我晶晶乐道。后来老王跑来说,霜啊,昨天我们睡这边双人房,只要有人一从楼道上过,就套房都在抖。我心想,人哪有那么大的危力啊,只不定是哪只怪兽。啊呀!后怕,后怕。再次庆幸自己的决定。

此时处在深山处的沈家大院有几道微弱的阳光普照进来。我也赶紧刷牙洗脸去了。如我所愿抢得两碗面条,各位没吃饱的Ladies and gentlemen,不好意思了,我是队里的牛仔第二。私心是这么想的,形像已够上野人级别,不能一下山让我这胃也搞的跟野人进城似的。

汤足面饱,闲来无事在院子里走走,突然有些舍不得。也许是想到马上要与队友分别,也许是真舍不得这深山中故事。总之今天是行程的最后一天。我得走了,回家了。这里的老板待客之道还算是让人满意的,除了昨晚那只50块钱一斤的鸡。其它一切都还算OK。临走时老板把我们前往明月山庄的路线介绍的相当详细。

走出沈家大院,接着就是一大坡,据老板介绍,这是路程的最后一坡了。大家在爬坡时都回头望了望。达卡更是高声向大院方向昨晚遇见的女驴友喊道“姑娘,哥走了哈!下次再来看你”。清晨的大院依然静然无声。我就配合到说“大院里昨夜那头未对你们下手的母野猪吼道,哥!您别走啊,我们今夜再相会。”一路欢声笑语,两小时后到达明月山庄。50块钱坐了40分钟的缆车下山。

刚下山的人们不解山下黄金周的实情,守在景区门口死等进城的公车,守得近个小时后不见车来动静,我被派去寻问状况。得知现在山下塞车严重,得自已走到山下才能坐到车。以至于我们11点下山,待进城吃中饭时已是下午3点。正赶上大店厨师下班时间。十三人只得齐到一家小餐錧里。为避免上一盘光一盘的情景,队里大厨安排老板四菜一上,这才满足了众人食欲。野人进村,疯扫这小店里的食物和啤酒。走出店时已是夜七点钟。八点四十踏上回途的列车。旅途结束。

小结:本想再细细描述下餐馆和列车上的故事,可本人耐心有限。实在不愿再写了,大赞油桶。真是位杰出人物。有机会咱们再烈车上对酒当歌。

 

 

 

 


路过

雷人

握手
2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瑞安市登山运动协会 ( 浙ICP备12020603号-1 )|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手机版|Archiver| 瑞安市登山运动协会 ( 公安部备案33038102332051 )  

GMT+8, 2022-11-30 17:27 , Processed in 0.06084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